有情皆孽,无人不冤。

【蔺靖】闻思

@mimi剑雨秋霜 生日快乐

又是一年将尽夜。

萧景琰屏退了身边侍候的宫人,一手执朱笔,一手却捧着个小暖炉。这姿势并不适合批阅公文 奈何今年冬日着实比往年更冷上几分,萧景琰一向自诩武人出身,体魄强健,也不得不常常将这小玩意儿揣上。

他又在折子上勾了几笔,实在提不起兴趣看下去,也就搁了笔,望着手中的暖炉发起呆来。

这小玩意八角炉身,平底无足,放上炭火,热度便从透过铜胎熨上手心,若是收拢五指,也可轻易将其握在掌中。手炉虽小,炉盖上镂空雕着的,却是一只振翅欲飞的鸽子!虽然刀法拙朴,不甚精细,但胜在神态生动,胖鸽子展翅一振,扑棱出几根羽毛,让人一见不禁发笑,再看时又觉出几分天真可爱来。

于是萧景琰低低笑了两声,又嗅出炉中清幽香韵,便觉得胸中郁结之气俱散,神思清明。

此时,忽然听得窗棂震动,萧景琰霍然起身,走了几步,又发觉自己似乎太过急切,于是缓了缓才挪到窗边。

他开了窗,一只雪白鸽子蹦哒进来,扑棱几下翅膀,飞出几缕细细绒羽,看起来倒像是屋外的飞雪飘落似的。

萧景琰此刻的表情可真称得上喜上眉梢!

若叫宫人们见了,必定大为称奇,只因陛下出身行伍,素日里严肃耿介惯了,如此开怀,倒真是少见。而萧景琰也有此自觉,这时随无旁人,也勉力压了压嘴角。

萧景琰伸手想要摸一摸那鸽子,谁知小东西轻巧一跳,躲避开去,转头反在他手上轻啄了一口。萧景琰哭笑不得,拿手指点了点鸽子的头,心道:又不是我叫你大雪天辛苦一趟,这“报应”却是让我受了,真是何苦来哉!

小畜生发完脾气,似乎也消停了,乖乖顺顺让萧景琰取下了腿上的信笺。

萧景琰展开一看,方才勉强压抑的笑声再也绷不住了,吓得信鸽一偏脑袋望着他,两颗小豆眼里似乎充满了疑惑。

可谁教这写信人开头便是一句:卿卿吾爱,见字如晤?

萧景琰猝不及防,先是心头一跳,觉着晕晕乎乎,继而被冷风一吹,清醒几分,再看过一遍,可真酸透了!

几时不见,竟如此肉麻!萧景琰回过神来,心想必定是叫这人酸倒了牙去,忘了关窗,否则哪至于叫寒风吹得两颊泛红?

可说来奇怪,这信中絮絮叨叨净是琐事,说白了全是废话,哪里至于要用信鸽冒着大雪来送?

萧景琰细细往下读,阅至末尾,眼中不禁浮起笑意。

“近日琅琊大雪,山中尽白,然所见多年,未有所感。闻金陵亦雪,盖有异乎?闻思所及,特有此问。”

萧景琰捧着鸽子回到案前,倒了清水,又掰些糕点碎屑喂了,便提笔回信。

大白鸽经过驯养,灵性得很,也不打扰,只在桌上跳来跳去,时不时啄一啄萧景琰手边的暖炉,大约是觉得那上头的同类和自己长得甚为相像。

暖炉中香韵悠悠,炭火融融——降真辟恶,豆蔻化湿,丁香除秽,辅以旃檀、香附子调息互补之效,此一品便为东坡居士所合——闻思香。

萧景琰平日不很在意这些,于是有人就制了香丸以企便利,只需投入炉中即可,好歹能时时用着,调养身心。

面对如此有心人,萧景琰纵然再粗心,再不通风雅,也总有几分体悟。

回信毕,一阵风过,萧景琰才想起并未关窗。他于是干脆披了大氅,抱着鸽子绕到廊下。庭中一地落白,并未着人清扫,这也是远在琅琊山那位的规矩。

——我此一去时,尚是深秋,来年归时,怕又是落雪已化了个干净。

那人一脸愁苦,做出十分的遗憾。

——琅琊山中,雪景定然更为壮丽可观。

萧景琰睨他一眼,忍着笑。

——可我仍有一请,陛下英明宽厚,想必不忍拒绝吧。

他遗憾不够,还定要加上三分谄媚。

——哦?说来听听。

萧景琰不动声色。

——届时,可否请陛下,为我留这一院金陵雪?

白衣人收了那讨好的样子,唇角含笑,似乎很是笃定。

——好。

萧景琰果然应下。

萧景琰当然会应下!

月上中天,地上枝头,早已分不清到底是雪色还是月色。

他抬手一抛,白鸽振翅,不一会儿,已和远处的雪融为一体,不复再见了。

特此一问:

遥知不是雪。

却也不是闻思所及。

end

新年快乐!

以及最重要的!我可爱美丽的 @mimi剑雨秋霜 的生日!!!速打的小段子,虽然很粗糙,但是甜呀!送给我mi,希望新的一年里mi也要甜甜的!

ps,带我苏轼男神出个镜,朝代什么的就忽略掉吧!东坡闻思香,墙裂安利。

“不是闻思所及,且令鼻观先参。”出自苏轼《和黄鲁直烧香二首》,但是这首诗的意思和心境与本文没有半点关系!!!那两句呢是夸黄庭坚所写的四句偈子是闻思香都比不上的。

我很肤浅的曲解了老苏的意思,望周知。

评论(13)
热度(50)

© 看见一只鹰 | Powered by LOFTER